民间文化 您的位置:首页 > 魅力贵州 > 民间文化  
布谷催春
贵州文化网 发表于:2020-10-15 19:09:06 来源:贵州文化网 作者:周光俊 点击: 评论:0

 庚子岁,仲春时节,虽说新冠肺炎疫情已经缓解、乃至清零。然而,没有接到学校的复学通知,我的几个孙子只能呆在家里上网课。

我发现,有的孙子以上网课为由,紧闭着门,堂儿皇之玩手机打游戏。门上贴了张纸条,上写:“正在上网课,请勿打扰!”让人哭笑不得。

我明知是“挂羊头,卖狗肉”,却拿孙子们无法,我把这一情况向儿女们通报了,他们都摇头苦笑:“老爸,当今网络社会,普遍现象。”显然,我的焦虑是杞人忧天。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至理名言没有过时,“少年强则国强”、“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铿锵之声、言犹在耳。

为了这些嫩苗苗将来能经风雨见世面,我不由得苦思冥想找对策。看着《耕读书屋》里长长的会议桌,和满壁满柜的书籍,我一拍脑袋:“有了!”

晚饭时,我郑重宣布:“各位孙子孙女们,从明天上午九点开始,不管是读大学的,高中的,中专和初中的,一律集中在耕读书屋中学习,我陪你们,自愿给你们端茶倒水搞服务!”

我的话语一石击起千层浪。六个孙子孙女用吃惊的眼神看着我。

“爷爷,太武断了嘛!”

“外公,应该给我们自由的空间!”

我斩钉截铁:“啊什么,就这样定了!”

有孙子嚷得很凶:“我抗议!”

“抗议无效!”我严厉地说。

显然,以上网课为名玩游戏的大不满意。

04.jpg

新的一天开始。早晨八点三十分,我刚到书屋坐定,六个孙子鱼贯进入书房,分年级层次在各自的位置学习。当然,每个人之间的距离在一米五以上。

这时,一轮朝阳从仙都山脊背上露出来,一缕金色从窗外射进,整个书屋充满活力和温馨。同时,阳光给群山的阳坡面镀上了一层金。山深林茂、鸟语花香。金黄、草绿、深蓝、层次分明。庭院中高大的香樟树上,桂花树上,丛丛翠竹上,乃至青草上,晨露变成了珍珠,晶莹透亮。犹如稚童的眼晴,好奇而可爱。

山下的河弯中,霞光所到之处,冉冉飘浮起的雾,在仙都山半腰缭绕。一抺白云飞来,伸出长袖,和雾霭相携,越过山顶,直达天际。窗框装不住山林上空翔飞的雄鹰,门扇挡不住河谷中杜鹃声声泣血。

其实,我家这里的布谷鸟,在早春二月就开始叫了的。只不过依稀听见罢了。然而,进入立夏以来,我几乎天天都听到布谷鸟的叫声。那声音有时急,有时缓。急的时候有如消防车的警报。缓的时候像马拉松长跑。当然,我们古稀老人,最喜欢它不急不缓的山水清音,有那江南丝竹般的韵律。俗话说,‘近水知鱼性,近山识鸟音。’天天和山水为伴,与山鸟为邻,从布谷鸟的叫声中,听懂了时令,听懂了农忙,听懂一种牵挂。

家宅背靠大山,前临曲水。在2017年的一事一议美丽乡村建设项目中,村寨前修了座小寨门,其中有一副对联云:“门前河背后岭山水门第,仓中谷架上书耕读人家”。是一方景物的写照。潺潺流水,白刺花香,柳拂清晓,渔翁垂钓,恬静的田园,乡愁如诗。2019年秋分,村里在甘河畔举办农民丰收节,歌场上人头攒动,戏台上村民演员翩翩起舞,歌声嘹亮把日子唱得红红火火。

卫城镇原本春节要耍龙舞狮的,疫情来袭,一场大型活动叫停。一声封城令下,大家自觉宅在家,戴口罩,勤洗手,多开窗自不必说,不串门,不聚集更是自觉遵守。

都说布谷鸟催春,布谷鸟催耕,是它的一种本能和天职。去年的这个时段,满坡满岭艳山红花开如火,甘河田坝已是山歌吆吆插秧忙,今年,时至今日,村民们还在按兵不动为哪般?难道还沉浸在年节的余韵中?

01.jpg

窗外,布谷鸟的叫声一阵紧似一阵,它着急啊。

我强作镇静,在看一本《中国人的二十四节气》的书籍,“雨水”栏录有杜甫诗:“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节候不等人。所以,才有:“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的催春鼓点。

孙子们都在学习。同时都在聆听布谷鸟的声音。我暗暗观察,发现他们脸上显露出不同的表情:有惊喜、有忧思、有稠怅、有欣赏。当然,最多表露出的是忧思。我知道,学校和老师在牵挂着他们,他们也在牵挂学校和老师,网课,像根银线,把他们的心牵在一起。

楼下大厅中,老伴独自一人在练欢乐腰鼓,那激越的音乐传上二楼,让人坐不安稳。我见孙子们面面相视,就立即跑下楼对老伴说:“声音小一点!”老伴说:“声音太小跳不出激情,找不到感觉!”我说:“孙子们在学习,不能干扰!”

老伴咔嚓一声关了机子,换下舞服,一看外面在下毛毛细雨,披上长蓑衣,戴着斗笠,扛了一把禾锄,去玫瑰园中除草。临走时甩下一句话:“你陪着孙子们好好学习!”

听话听音,我立即上楼,把学习的事叫外孙女赵贵蜀管束。然后下楼,扛了一把锄头追到玫瑰园。我在玫瑰园看《耕读书屋》的走廊上,孙子们伏在栏杆上弹冠相庆。

老伴用解释的口吻说:“你们新时代放歌合作社安排我们坪寨村歌舞队练《开门红》和《太级功夫扇》要在2020年端午节上表演……。

“节目肯定要上,但我好不容易统一六国,这下可好,你看,一个个在走廊上看我们……”

老伴反脸看了一下,笑得很开心:“孩子们关的时间太长了,让他们亮亮翅膀也好。”

玫瑰园里杂草疯长,花木矮小得已被遮盖。我们边除草,边讨论如何遏制杂草的漫生。

“锄禾南山下,草长豆苗稀……”

我说:“玫瑰窝行距很宽,何不在两行玫瑰之间套一行黄豆,有了庄稼,杂草就衰败了。”老伴听了,极为赞成,立马去邻居家买来豆种。

在书屋中集中学习,坚持了个把星期,后来我这个维持会长当不下去了。

02.jpg

首先,是长孙周真君的手机响起了布谷鸟的铃声,一看,是他就读的南京晓庄学院四月十七日的复学通知,曾是大学生退伍兵的他,高兴的手舞足蹈,像一个小孩子。他说他是优秀校园征兵专员,要提前返校为同学们搞服务工作,竟毅然决然在网上订了机票,四月十三日上午从贵阳一翅飞到了南京晓庄学院。不久,他从微信中发来一张荣誉证书:“周真君同学在2020年疫情期间主动担当,积极作为,被评为:志愿服务先进个人。”我明白了,为什么在家时,他听到布谷鸟的叫声,脸上露出的是忧思。是军人学生的担当。

接着,在布谷鸟的催促声中,就读四川警察学院的外孙女赵贵蜀乘坐长途大客启程去了学校。读清一中的和其他几所学校的,接到学校的复学通知陆陆续续返校,当然,最后一个返校的,是读初一的小外孙。布谷鸟的催叫声把学生们催到学校,身边一下子清静了,反而不习惯。

布谷鸟天天催我和老伴去玫瑰园。我们禾锄除草,开厢种豆。由于土地肥沃,雨水充沛,阳光充足,豆苗见风而长,盈尺垅亩,绘出条条绿带。加强管理后,去年才种的玫瑰,竟然半数含苞待放。晴天,怒放的玫瑰满园飘香。花丛中,蝴蝶款款而飞,蜜蜂在花蕊中采花粉,两条腿上裹了厚厚一垞,奋力返回蜂巢。

老伴用小剪刀轻轻剪下花朵,放于竹蓝中,拿回家加工,酿制“耕读”玫瑰糖。

看到飞来飞去的蜜蜂,我想起在卫城社保所工作的大儿子周训鹏。今年春节前说好:“要陪我们去四川峨嵋山观云海,九寨沟看雪景,都江堰朝圣二王庙,然后云眉山参观”三苏祠”的,疫情发生后,他和他的同事坚守一个疫情卡点,还要兼顾单位包的贫困村,为脱贫攻坚克难,为企业复工复产招收运送农民工奔忙。

终于,花舞卫城田园综合体复工了。甘河坝周边几个寨子的村民们,戴着口罩走进大棚,开厢作业,撒播种子……

这一个春天不平凡。

布谷鸟在斜风细雨中叫唤催工,人人都各自忙活。

 

2020年5月20日

(作者简介:周光俊,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贵州省纪实学会会员,贵州省清镇市作协会员)

责任编辑:杨婷

贵州文化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贵州文化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果侵犯贵处版权,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本站出处写“贵州文化网”的所有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等)均受版权保护,转载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到:
更多精彩内容首页 > 魅力贵州 > 民间文化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人员查验 | 留言反馈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贵州文化网版权所有

主办:贵州文化网融媒体中心 运营单位:贵州中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207656212@qq.com 联系电话:13508571555

黔ICP备12003314号-2 备案标识贵公网安备5205020200131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黔)字第0016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16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