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中医 您的位置:首页 > 魅力贵州 > 传统中医  
傩文化对土家族医药的影响
贵州文化网 发表于:2016-08-15 09:36:11 来源: 作者: 点击: 评论:0

  

    傩文化是古巫文化的一种形式,也是一种世界性的古文化事象。中国傩文化滥觞于荆楚之地、伴随楚文化植根于楚疆、辐射周边诸国。傩文化亘古及今,沉积最深的要数西楚,既当今的沅湘流域及鄂西南清江一带的土家族苗族居住地区,因为“楚人信巫鬼,重淫祀(《汉书,地理志》)。傩文化主要揭示傩祭习俗,原始宗教崇拜(自然崇拜、祖先崇拜、多神崇拜),酬神娱神方面的语言祈祷及傩歌,傩戏等许多内函。巴楚文化、傩文化对土家族文化产生过深远的影响,对土家族医药也无不旁及,在土家族各种仪式和祭祀中有医药方面记载,如土家族原始先民起源,繁衍,画水咒语祛疾,神药两解,心理疗法,推拿按摩,引导之术……土家族医药产生和发展于特定的时代,特别是早期受到巴楚文化,梯玛文化,巫文化,傩文化的影响,笔者曾就巴楚文化对土家族医药影响作过探讨。本文仅对土家族医药与傩文化渊源关系作一初步探讨。
 
  一、沅湘傩文化《社巴歌》,对人类发展的古朴认识
 
  “社巴歌”,也称为《摆手歌》,摆手,土家族语叫“社巴日”。在摆手活动时,既歌又舞,故名“摆手歌舞”,系土家族传统歌舞,源于商、周时代,是从土家族的古代先民── 人的军事舞流传而来。由于土家族没有文字、仅有语言,民族文化多用歌词以口碑形式传诵土家族先民探索世界本质和人类发展的哲学思想,以神话、傩辞、古歌等民间文学反映出来,是他们追求遥远,对自然界、人类社会和思维发展的普遍规律的初步认识。《社巴歌》的首篇──《天地人类来源歌》,从天地再造、人类复兴、万物更新到洪水泛滥、人类毁灭、兄妹成亲,人类延续等多方面进行神话般的叙述,简述了土家族先民的生存、发展和变化的社会发展史。《社巴歌》对人类认识主要体现在“天地形成说”、“人类起源说”等,就在于对人类的进化、发展认识上的独特性。它把人类的进化发展分为三个不同的阶级。在《摆手歌、天地人类来源歌》中,将原始形式的人叫做“初劫的人”,描述为直眼睛、横耳朵、直腰杆、形同动物;“二劫的人”是进化的人,除直眼睛外,其他器官均不同于“初劫的人”;“依寓阿巴的人”既是女神做的人,是人类先祖,具有思维活动,创造财富的人们。阐述了人类自身在其外表形象上,体质结构上都在不断的进化和发展,是从低级阶段向高级阶段发展而来。土家族《摆手歌》是土家族先民用自己民族特有的认识论来叙述本民族的古朴哲学思想,对整个人类的认识可贵的贡献就在这一点。
 
  在《摆手歌》的第二场的纪念八部大王演唱中,有一段精采的描述,可谓土家先民对人类早期计划生育的萌芽认识。唱道:“生儿多了养不好呵,粗茶谈饭吃不饱呵,拖到外面把饭讨呵!”,当他们求助神仙赐法宝时,神仙唱到:“跟你讲个道,不要出去讨,丢到山上好。”在土家族民间称接生婆为“捡生婆”,意为捡来。丢,既为不捡生,丢了也俗称为捡起死了之意。神仙告诫人们,孩子不要生多了,生多了也养不起,要节生。
 
  二、“梯玛文化”对土家族医药的影响
 
  梯玛,是土家族民间不脱产的巫师,也是祈神“使者”,是土家族先民的上层人士及知识分子,其文化载体──巫歌是独具特色的文化积沉,主要表现形式为梯玛文化。他们的活动范围所涉面广泛,远不止反映在敬神消灾,驱邪,年初祈禳氏族繁衍,婚丧失育,卜居迁徒等方面而外,对人的生老病死,疾病治疗都有他们祈求的活动。在医药活动中,表现形式有:
 
  1、梯玛的“法术”疗法
 
  在土家族民间,梯玛有主坛梯玛和赶坛梯玛之分,他们的医术比药匠,水师要高,梯玛治疗融药物、手术、精神于一体,有的地方还形成了梯玛治疗的网络。梯玛在治病时,注重诊断,先摸清病情,再借助“神灵”之手,解除病人精神上的顾虑,然后用药物或施以手法对症治疗。梯玛在精神治疗时,要奉行“法事”,其形式有“还愿”、“解结”、“退邪”等方法,使病人得到精神安慰、心理平衡,增强抗病能力,达到康复目的。在非药物治疗方面有开刀、扎麝针、丸针、止血、正骨等。在民间流行有“是草为良药”,“是水为酒精”、“铁火为刀具”,“瓷瓦为钢材”。梯玛治病确有一定的疗效,是土家族人们信奉梯玛的原故所在。
 
  2、画水念咒是土家族梯玛或药匠施治疾病的“神法”
 
  古代,在土家族民间巫风盛行,治疗疾病时多采用神药两解之法,除用药物外,还用画水念咒辅之。当人们患病、如伤疾、出血、烧烫伤、食物噎喉、小儿着吓等疾病时,梯玛一边念咒(口中念有词),一边画水。画水的种类较多,如突然晕倒的急症,画“将军水”,产妇缺乳,画“化乳水”,骨刺噎喉,画“鹭鸶水”,烧灼伤皮肤,画“雪山水”,隔山跌打损伤,画“隔山水”,刀伤,画“封刀口水”,伤血不止者,画“担血水”,为使尸体暂不腐烂,画“封尸水”等。当胎儿异常,产妇缺乳,小儿生病,梯玛或药匠们认为是“四眼病人”所致,病人家请巫师或梯玛画水、念咒,其方法为:由巫师燃香点烛,口念咒语对着水碗画符,然后将画好的神水给病人内服或由画水者将画好的水用口喷于病人的患处。吹胎水,是祈祷胎儿出生平安,请梯玛念咒:“吹得玉马龙凤开,是男是女早下来。一不准伤肝,二不准伤肺,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小孩在受到惊吓后,用“取吓”的方法来治其病。其咒语是:“一变、二变、三变……十变,人心变做观音娘娘心,头上有头,肚中有口,身上生毛,行到人前人怕,行到鬼边鬼也愁。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对“四眼病人”,念除四眼病咒语等。梯玛、药匠们在民间治疗除用画水念咒、祈祷外,还辅以简单的药物,按摩推抹,外治,气功等方法治疗,这是古代药匠们采用的精神与药物治疗疾病有机结合的尝试,这些带有神秘色彩的画水、咒语、祈祷方式虽然溶有傩文化的宗教印记,其中也包含了一些古代的朴素唯物主义认识。
 
  口诀,也是咒语的一种,匠人们在某些仪式时,为保平安、吉祥,在仪式上要念口诀,如木匠在起屋时,敲敲打打,欲忌震动孕妇胎位,故念“安胎口诀”,念到:“胎怀六甲,寄在娘怀乳腹之中;一家大小,寄在凤凰之地……,五方五位神煞,寄在凤凰之地;弟子本名原神,寄在凤凰之地;要鲁班弟子,工夫圆满,神煞各归原位,工夫不圆满,神煞不得归位。”祈祷之意为孕妇安康,胎儿平安出世,有现代围产期保健与优生学的早期萌芽意识。
 
  仪式歌中的土家族医药遗迹,是口碑流传土家族医药的重要载体,通过仪式歌来传递千百年纷繁万象土家族文化。在这些仪式歌中生动的记载了有关土家族民间医药,如“十月怀胎歌”中从一月怀胎唱到十月怀胎,将每个怀胎所发生的变化,劳体结合,生活禁忌,唱得淋漓尽至,与现代的“孕妇学校”所学的知识相比,只是抽象罢了。在古代能总结出象“十月怀胎歌”这样的具有孕妇保健知识,实在是难能可贵。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是,土家族民间历来提倡母乳喂养,以使婴儿健康成长。他们是这样唱的:“娇儿落地娘心喜,全家老少喜盈盈,一双奶头是儿饭,娘手就是儿的忱……儿吃娘奶见风长,儿肥娘瘦是常情。”在婚姻仪式、还愿仪式,傩愿仪式等仪式歌中,也常有医药知识的传记性歌词。这些医药知识虽然零星散在于浩翰的巫歌之中,若进行详细收集、整理,可能是一部土家族生衍繁衍和与疾病作斗争的医药史诗。
 
  3、占卜、古代预测疾病转归的方法
 
  卜筮占验,是一种古老的迷信形式,在土家族民间俗称“抽签”,往往以抽签来诀定吉凶或疾病的转归,虽然是愚昧之举,但在傩祭中用其华丽的文词、古朴的韵味来预测疾病的转归,对土家族医药早期的预防思想是有裨益的。如“目疾”祭词中写到:“前世佛前欠灯亮,如今因受此祸殃;虔诚持灯祀佛祖,灾患方可转吉祥。汝来佛前问眼疾,皆因古物来作戏,虔心求佛来解化,不消几日便自愈。汝来佛前问眼疾,古物作戏呈疾根……,要想眼眼得清亮,还须良医开良方;我上灵山求佛佑,神药两解得安康”。在预防思想上,重点讲到了“古物作戏是病根”,古物,似指房事、意为要节制房事,不可放纵,可预防目疾。
 
  4、“水师”的封刀按骨
 
  梯玛、水师、医匠是土家族民间医治疾病的三种人员。药匠治疗以诊断及药物或非药物治疗为主,梯玛是神药兼备的方法来治疗疾病,水师治病与梯玛略同,也用巫术加药物及手术,但治病以专科为主,主治筋骨,疾病,皮肤疮疡等病。水师治疗“巴骨流痰”时,先画水,将画好的水喷于患处,令病人突然一惊,趁其不备,就用刀切开,排除脓汁,达到“疱穿祸散”之目的。外伤骨折患者,水师也是先画水,喷水,复位,用草药外敷,加杉树皮或柳枝外固定。水师,顾名思意,用“法水”或“神水”治病的医师,其特点是突出水的功用,其实水师在画水时一般都放一点止痛药粉到水中,用止痛药水喷在患处,达到止痛作用,再用锋利的刀将疱疮或流痰切开,排脓,外敷草药,治愈疾病。
 
  在土家族医药发展中上,一个不容否视的文化现象,既有外来文化巴楚巫文化对其久远的渗透,又有本地梯玛文化和傩文化的深远影响,所以土家族医药在古代有医巫并存,神药两解的现象。目前某些边远山寨梯玛、水师的“神术”、“神法”遗迹斑斑可窥,在疾病的治疗上也起到了某些作用,这些存在的现象和临床效应有待于进一步探讨。
贵州文化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贵州文化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果侵犯贵处版权,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本站出处写“贵州文化网”的所有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等)均受版权保护,转载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到:
更多精彩内容首页 > 魅力贵州 > 传统中医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Copyright 2011-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2003314号-2 主办:贵州文化网媒体运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