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曲艺 您的位置:首页 > 曲艺书画 > 文学曲艺  
毕节诗人|“酒与诗”第一期同题诗
贵州文化网 发表于:2020-03-09 23:24:07 来源:贵州文化网 作者: 点击: 评论:0

 彭春晓 


“酒与诗”第一期同题诗

时间:2020年2月27日18时截止收稿

诗题:庚子年春天(老毛子唐江)

要求:无要求,欢迎脑洞大开

评委:老毛子唐江,木弓,彭春晓

本期作者:罗龙、笪亚平、九歌、戴洵、唐江、张兵、黄杰、文宇星、阿琼、李半斤、何延甫、彭春晓。

1

一号作品:庚子年的春天

文/九歌(浙江杭州)


今夜

我开着月亮的列车在巡游

用眼泪,点燃黎明


执起笔,给春天写封信

告诉它

抓痛在黑暗的胸膛


空旷的心

想再次给春天消毒

假期也从不想隐退

蜗居,撞碎了心里的雪


呢喃在屋檐下哭泣

倒煮着芬芳,默默无声

坚守岗位

崩碎我的肺腑


望着窗外碎了一地的血

我拼凑不出

这个季节锥心的痛


3.jpg

二号作品:庚子年春天

 文/唐江(贵州纳雍)


庚子年春天

武汉是一只受伤的肺

曾有人吹响疫情预警的哨子

但他们的呼喊

被一只无形的手,捂在嘴里

直到一个憋不住的喷嚏

蔓延,扩散,涶沫横飞


庚子年春天

武汉深处华中腹地

却是一场白色战役的前沿

一个口罩就是一个散兵坑

一座医院就是一个决胜制高点

而那些冒死前行的白色身影

是一个民族不朽与永恒的铁证


庚子年春天

花朵延迟,却依然要盛开

各行各业的发热与咳嗽

也依然会痊愈

当新冠状病毒的阴影随风而去

我还是要提醒你们

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时代

要时不时伸一下自己的痛脚

及时疗治

                         2020.2.23


4.jpg

三号作品:庚子年的春天


文/戴洵(贵州纳雍)


春风乖乖在

小院徜徉

白雲乖乖在

天空徘徊

封城    哪怕一粒尘埃

依旧那么安分

从不轻易

飘浮空气咳嗽的城外

山野村寨

    也那么自觉

心与心互相依恋    祝福

足不出户

守望着沉默的开封

只有肺疫那么放肆

从城镇到山村

孑然而行

饥寒交迫

遁入雷火院落哀歌

雷电交加

肺疫被火光厄杀

白衣战神

净化肺疫的元神

成为春夜喜雨

春风悄然

吹开春的玄关

庚子年的春天

绿色风长

姹紫嫣红

灼烧寒冷的严冬

生命的乐章

奏响盛世

中    华    梦


庚子年戊寅月


5.jpg

四号作品:庚子年的春天

文/李半斤(都匀)


天空还是很沉

城市和它的子民还在挣扎

这个季节,我不敢谈论情和爱

就像不敢咳嗽打喷嚏

我甚至不敢多言

担心嘴的命运会像被禁的双脚

会像陈衍强的道歉书那样历经千锤百炼

我更不敢过多收看新闻

害怕战斗在一线的英雄们憔悴的面色和

官儿老婆们炫耀的老脸

我只能躲在我的阳台

等待春天像等一株干裂的枯树

和正在裂缝里做梦的桃红柳绿


6.png

五号作品:庚子年的春天

文/彭春晓(贵州纳雍)


庚子年的春天

你的生命,借给一朵樱花绽放

芳香,贝多芬的一个音律


一寸土地,一寸时光

静看风华曼妙

茫茫的大海

是你藏在蕊中的双眸


拭去了眼角的泪花

春天的梦,散发着幽微的光芒


我走进你,轻盈地走进

看你伴云飘远

听幽歌徜徉


庚子年的春天

你是我脚下,那悠长的炫音

把梦轻抚轻唱


7.jpeg

六号作品:庚子年的春天

文/笪亚平(贵州纳雍)


如果花瓣上有几滴泪

那是春天哭了

她把桃花哭得粉嫩婆娑

几株挑花

在清晨的微风中轻轻摇晃

不惊不慌就打开了庚子年的春

太阳送来一个金黄的大饼

切得河面的冰吱吱地裂开

不知躲在什么地方越冬的鱼们

你先我后地游来

池塘里多久没有倒影过路的耕牛了

久违了蛙鸣

空旷得意乱心慌

明镜的湖面

鸟儿飞过,不留下一丝涟漪

疫情锁住了庚子年的早春

世界幽很静

听得见风从嫩芽上经过

2020.2.24


9.jpg

七号作品:庚子年的春天

文/罗龙(贵州纳雍)

阳光出卖灵魂,从武汉开始

鸟鸣被烫伤,城市的喧嚣开始隐退

接下来的我们,被自己囚禁

总不忍心将过错推到动物那儿去​


庚子年的春天,我们都开始胡思乱想

首先,想病毒的源头

疼是从哪儿开始的

皮肤的表层,还是内心深处

这是必须追根溯源的问题

可以直溯五千年

直到揪出一些劣根性


庚子年的春天,大家都不容易

死神到底会敲响谁的窗棂

格桑花的美,让春天有了生机

她的坚贞,让人们看到了

最后的胜利


10.png

八号作品: 庚 子 年 的 春 天

文/阿 琼(贵州威宁)


庚子年春天,是个空荡荡的春天

武汉捂着受伤的肺一咳嗽

祖国就疼得皱起眉头

封城。封镇。封村。封路

把一辈子的担心都用尽


校园里春梅开了又谢了

山坳里,桃花艳艳红

阳光没有丝毫削减

来不及惋惜,来不及赞美

口罩捂住所有人的嘴

只留下一双双流泪的眼睛


允我在盛春来临之前

把自己隔离成茧

化作彩蝶翩翩

把自己隔离成种子

开出美丽花朵

隔离成冰河,化作春潮汹涌

2020、2、25辰时


12.jpg

九号作品:庚子年的春天


文/张兵(贵州纳雍)



一片白从北方传来书信,江南的燕子

就安静下来。仔细梳理自已的羽毛

和叼紧粮食的味道


紧随而至的蝙蝠,蝗虫,和伶仃洋上的黑烟

把一条条大街清扫。街面上的风

硬生生把冒头的小草拽回泥里


长江沿岸的柳条不再摆动

就连武大的樱花,也慌忙躲进

拥挤的口罩,等待春天



一棵树就是一面旗,扛着八十四圈

树龄的信仰。逆春而行

冷风吹动枝条

也吹白了一树青丝


总有些不善言辞的石头

张大嘴巴想说出真相。直到

这块石头,用三十四个谎言填补人生

成了一弯窥照人心的月


直到,群山倒下。所有的忏悔

沿着黄鹤楼上的一声鸦啼

被千千万万的白衣天使

使劲按住



高速荒芜起来。种不出时光匆匆

和半点春色。人影忙碌

被裹在防护服里,裹在

春天之外


通往外界的信息,被一些数字阻断

流言弥漫开来

和一棵树对视

我怀疑它来自生病的肺叶


十个昼夜,崛起两坐山

把众生托起。这两艘诺亚方舟

载着伤痛

载着希望



还是那片白

把着一壶酒。把弄着一个个

流淌生命的故事


庚子年的春天,修昔底德陷阱

开满鲜花,开满春天

一半用来赎罪,一半把时光埋葬


就像《The Scientist》的宣言

一半是是谎言

一半是春天


13.jpg


十号作品: 庚子年的春天

文/黄杰(贵州纳雍)

 

新春,我把笔墨捂在手上

却无法调出新年的模样,因为

许多漫天飞舞的祝句,在向东走来

许多勇者的身影,在逆向而行

与病魔较量,我

却把自己关在门内

 

庚子年的春天啊,你被一只只口罩锁住

被一堵堵墙,一棵棵杆,一堆堆石

被一身身警服,一袭袭白衣,堵住

就连心之门,也不曾

为你打开

 

亲情被挡在门外

心情只在意会中

 

这不是一只蝙蝠的错

它只不过开了一个国际玩笑

这个玩笑颠覆了国人甚至世人的理念

它也只不过给那些

喜欢大快朵颐的人们,提了个醒

 

然而,春光最是无限的

当阳光再度开遍这个国度

我看到樱花的粉蕊

在暗渡陈仓


14.jpg

十一号作品: 庚子年的春天

文/何延甫(贵州黔西)


这个春天

忘记了蒲公英怎么舞蹈

门前的梨花

也不知道能否如期开放


天空抽泣

寂寞鞭打孤独的云朵

撕碎了众人的梦乡


听不见哨声响起

孤独的人

在春天画一个人生的符号

拨开悲壮的河流偷窥你的脸庞


散落一地的菊花

铺向冥路

不停颤抖着离别的悲伤


这个春天

你已经抵达最后的驿站

我不知道你是谁

虔诚的丧钟为谁敲响


一群白衣人

苍凉的泪水

如春天的梨花开放


这个春天

我与蒲公英的约定

撑起伞   

带我流浪远方


15.jpg

十二号作品.:庚子年的春天

文/文宇星(贵州纳雍)


一只蝙蝠划过虚无的夜空

急速翕动的翅羽搅动天空黑色的幕布

也搅动了一群人,愚蠢的味蕾


凶恶与残忍绕过法律呆板的章节

猎奇者设下无耻的圈套

用自以为是的聪明,将其掳走


死神脸自带死神的基因

人类却用这上百种病毒的宿主

为欲望的唇齿,烹调命运的悲剧


庚子年的春天,口罩紧捂花朵和语言

肺炎疫情呼啸着将人们逼退进阁楼

封路、封城、封心,恐慌与忏悔相互纠缠


蝙蝠照例在虚无的夜空盘旋

这样的姿势已保持千年

然而,人类已不复原来的样子


16.jpg

“酒与诗”第一期同题诗的圆满结束,离不开大家的戮力支持,本群建立在友谊第一、诗酒第二的基础上,本着敬畏生命、珍爱生活的宗旨,热烈欢迎诗观正派、忠于友谊的朋友。

 “酒与诗”祝你身体健康,生活愉快。感谢你的欣赏!

17.jpg
贵州文化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贵州文化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果侵犯贵处版权,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本站出处写“贵州文化网”的所有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等)均受版权保护,转载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到:
更多精彩内容首页 > 曲艺书画 > 文学曲艺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 留言反馈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2003314号-2 备案标识贵公网安备52050202001313号  主办:贵州文化网媒体运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