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 > 要闻聚焦 > 贵州新闻  
俩90后女孩,有700个“爷爷奶奶”
贵州文化网 发表于:2016-10-10 20:21:29 来源:贵州都市网 作者:付松 刘婷婷 点击: 评论:0

每天步行2万步,只为陪老人。


赵福英老人拉着罗莉的手,留她们在家吃饭。


陪付淑忠两老聊天


陈金金(右)和罗莉在去老人家的路上


 

    9月30日,国庆节前一天。
 
    秋日午后的阳光,和蔼温馨。22岁的女孩陈金金接到80多岁老人付禄祜的电话,让她国庆去家里玩,做好饭等她。老人叫她“丫头”,她管老人叫“爷爷”。
 
    不过,陈金金、付禄祜两人并没有亲缘关系。陈金金是贵州都市报96811公众服务平台居家养老项目的VIP专员,而付禄祜是她每天上门服务的客户。
 
    在贵州都市报公众服务平台96811,还有一个叫罗莉的女孩和陈金金一样,都是90后,她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到老年人家里和他们唠嗑,了解老年人需要什么帮助,然后安排专业的师傅上门服务。
 
    老人们每次看见她们俩,比见亲孙女还要亲,而她俩每到一家,都会甜甜地叫“爷爷、奶奶”。
 
    现在,两个女孩儿的“爷爷”或“奶奶”,有700多个。
 
    从陌生到熟悉
 
    陈金金认识付禄祜,缘于一次入户宣传。
 
    2014年3月,贵州都市报96811公众服务平台,携手云岩区民政局建立云岩区居家养老服务试点,探索全新的居家养老服务模式。
 
    这种模式,是由政府每月拿出150元,为特困、三无老人、失能与半失能老人、孤寡老人、失独老人等购买居家养老服务,而96811平台则提供相应的服务。
 
    由于刚开始很多老人不了解,以为天上不会掉馅饼,主动要求服务的很少。为把这个政府的惠民项目宣传好,贵州都市报96811平台专门招聘了陈金金和罗莉两名VIP服务专员。她们每天走街串巷,到云岩区所辖区域内上门向老年人宣传这个免费项目。
 
    陈金金来到太平路文化局宿舍,敲开了付禄祜家的门。付禄祜打开房门,发现站在门口的是一个不认识的小姑娘,以为是推销人员,转身“啪”的一下,把门关上了。
 
    陈金金说,在入户宣传的时候,很多人和付禄祜一样,认为她们是推销人员,甚至是骗子,有的甚至要报警。
 
    过了一天,陈金金再次到付禄祜家敲门,说自己是贵州都市报96811的,并告诉他有什么需要,政府可以出钱找人上门帮忙解决。付禄祜半信半疑,让陈金金进了屋。
 
    这是一间两居室的老房子,里外都很旧,屋内也没有装修,地面都还是水泥的,也没有像样的家具,但屋内很干净,床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
 
    付禄祜的老伴已经离世,子女也不在身边,只有他一个人住在这间老屋子里,平时也没有人到家里来,找不到人说话。靠看电视打发时间的那台旧电视机,几个月前就坏了,老人的生活就更加寂寞。
 
    陈金金的到来,让付禄祜一下子找到了倾诉的对象,一股脑聊了很多关于自己的事。陈金金耐心听着老人的唠叨,觉得老人家一个人确实孤独,答应每隔几天就来看望老人一次。
 
    当天,陈金金就打电话到96811平台,预约家电维修师傅上门帮付禄祜老人修好了电视机。老人不花一分钱,很是感动,拉着陈金金的手说:“金金姑娘,你一定要常来玩。”
 
    之后,陈金金每隔几天就会去看一次付禄祜,陪他聊天,听他摆龙门阵,并帮他预约96811家政服务。去的次数多了,两人从陌生变得熟悉,感情也加深了不少,老人不再叫“金金姑娘”了,而改叫“丫头”,而陈金金也管付禄祜叫爷爷。逢年过节,付禄祜都会给陈金金打电话闲聊,问最近好不好,家里的人都还好吧,注意身体之类的。
 
    在电话里,付禄祜经常对陈金金说:“你就像爷爷的亲孙女一样。”
 
    这种关心,到了上海也没减少。付禄祜每年都会到上海过冬,每次到了上海,他都会先给陈金金打电话:“丫头,上海冬天好暖和,你过来,我带你去吃上海小吃,去玩上海迪士尼乐园。”就连大年三十,他也会给陈金金打电话,问她有没有回家,和谁一起过年,“在上海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你过来陪爷爷一起过吧!”
 
    9月30日,付禄祜给陈金金打电话,说自己过几天就要回上海了,走之前想见她一面,并让她国庆来家里玩。
 
    电话里,付禄祜说:“丫头,菜我都买好了,记得过来吃饭。”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又到入户时间。一大早,陈金金和罗莉来到贵阳市云岩区半边街58号郑方明老人的家。
 
    在院子里晒太阳的郑方明,还没等她俩走近,老远就大声说:“金金、罗莉姑娘,你们来了。”
 
    “爷爷好!”陈金金和罗莉向郑方明老人问好。老人热情地将陈金金和罗莉迎进家门。
 
    进家后,陈金金和罗莉问郑爷爷和奶奶的身体怎么样,然后问二老对96811师傅的服务满不满意。
 
    郑方明老人的子女都不在身边,他和老伴至今住在临时搭建的房子里面。屋子虽简陋,但干净整洁。郑方明的老伴说,家里以前很乱,现在这么干净,多亏了96811的师傅们。
 
    郑方明说,自从有政府兜底买单后,他们两老就向96811点了家政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上门来打扫。
 
    “洗碗,拖地,擦洗窗子玻璃……”郑方明老人说,他们什么都做,甚至连被子都要帮忙理好,“比我们自己做还要仔细。”
 
    陈金金用手摸了一下窗子玻璃,罗莉用纸巾揩桌子。
 
    “没灰尘,很干净。”罗莉说,她和陈金金上门入户,主要任务是询问老人有什么需要帮助或服务的项目,同时也是去检查,如果发现上门的师傅服务不周或做得不好的地方,回来后就会提醒合作商家,立即改进服务质量,确保每一位老人都享受到优质、完善、便捷的居家养老服务。
 
    郑方明老人让两个年轻女孩儿在靠墙角的木凳上坐下来,自己坐在床上开始讲他以前的事,而这些故事,她们俩已经听了不知有好多次了。但她们依然乐意当一个倾听者,耐心认真地听老人讲。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中午,陈金金和罗莉才走了3家。每到一家,老人们都把她俩当成亲孙女,促膝唠嗑。
 
    “我们都理解,老人们实在太孤独了,他们需要的其实不多,就是有人跟他们聊聊天,说说话。”罗莉说,前段时间她去黔东社区独居老人朱可全家,下午1点到,4点才离开,他太孤独了,特别需要与人说话。临走时,老人还拉着罗莉的手不让她走,“乖孙女,你难得来一趟,陪我再聊会儿天,吃了晚饭再走。”
 
    去年过年,家住中东社区的陈绍武告诉家人,让大家准备饭菜丰盛一点,因为家里今年会多一个孙女来过年。陈绍武指的孙女,就是陈金金。
 
    在和这些老年人的相处中,并不只是问候、唠嗑和吃饭。
 
    去年冬天,家住双峰路的80多岁老人石玉美给陈金金买了一件加厚羽绒服。“金金孙女,天冷,穿着它,出门就不怕冷了。”不过,石玉美老人的好意被陈金金婉言拒绝了。
 
    这两个90后女孩和这群老爷爷、老奶奶的感情,可以从陈金金在2016年1月 13日发在朋友圈的一段文字中感受到:工作中的一份快乐,莫过于客户渐渐把我融入了你们的家庭,把我当成了你们自己的孙女。每次去你们家拜访,总是跟我聊着你们的过去(抗美援朝),虽然我听得是朦朦胧胧,但是心很暖,更多是抵不过你们的嘘寒问暖,尤其是陈爷爷和奶奶,直接跟家里人说了要带小金金跟他们一起过年,还有付爷爷现在人在上海,也不忘经常打电话跟我聊聊,还不停问我什么时候有时间去上海玩。你们的言语中更多的是感动,谢谢你们的爱戴,祝你们身体健康,福如东海。还有很多待我如孙女的客户就不一一说了,虽然你们看不到这条信息,我只是分享一哈,因为都是满满的爱!
 
    她俩和700个爷爷奶奶
 
    陈金金和罗莉通过入户宣传结识的老人,目前多达700多名。
 
    每天,她俩都要早出晚归,走街串巷,到老人们的家里。两年多来,她们几乎走遍了云岩区的每一条小巷,简直就是云岩区的一个活地图。
 
    入户的时候,会经常遇到老人不在家,这时,她俩会向邻居打听老人的去向,然后分头去找。一次,她们去看望荷塘社区的一个老人,结果老人没在家,邻居说刚出门了。她们立即分头寻找,在烈日下找了一个多小时,最终在菜市场找到。
 
    罗莉皮肤白嫩,家在贵阳,从小很少吃苦,是西南大学工商管理专业的毕业生。她的这种条件,刚开始并不被96811回访专员彭艳看好,她甚至认为罗莉干不了一个月就会走人。
 
    “良心话,太累。”彭艳说,她之前的工作也是上门入户为老年人做宣传,每天从早走到晚,到家全身酸痛,后来实在走不动了,远一点的距离干脆打车去,没想到一个月下来打车费比工资多出一大截。
 
    彭艳的担心不无道理。别说罗莉,就连农村出生的陈金金刚开始也吃不消,甚至有打退堂鼓的想法,但她俩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
 
    每天,她们俩走路的步数达到2万步左右,按2步1米算,每天她们要走10多公里的路程,比围着贵阳市一环路走一圈还多。
 
    在微信朋友圈每日运动排行榜上,陈金金和罗莉经常占据冠军头衔,她们最多的一天,走了3万多步。
 
    她俩走的步数,引来不少爱在朋友圈晒步数的人的羡慕,阿童木就是其中之一。阿童木是陈金金和罗莉的同事,她在微信朋友圈写道:都市报96811的两个小美女,金金和罗莉,每天走访敬老客户,嘘寒问暖,风里来雨里去,踏访云岩区的每一个社区。如果有一些日子没去,老人家就会念叨,小陈小罗该来了吧! 看我朋友圈的每日步行排行榜——所谓的女汉子,说的是她们吗?
 
    不过,女汉子的“美名”来之不易。在96811拥有18个女生的办公室里面,就数她俩皮肤最黑。每次回到办公室,大家都会说,“我们的两个古铜色小龙女来了”。
 
    长期在外,不只是皮肤被晒黑,罗莉的体重也从100斤减到90斤。体重虽然变轻,精气神倒比以前好了。
 
    “这都是每天走路锻炼的结果。”罗莉说,接下来她们将要走更多的路。除了云岩区民政局把敬老对象扩展到军烈属、优抚对象外,贵州都市报96811公众服务平台又与省委老干局签署了合作协议,从2016年1月起,开展离休干部居家养老服务试点工作,试点服务对象为省直单位居住在贵阳市南明、云岩两城区,生活不能自理、特殊贫困的50名离休干部,省委老干局定期为享受服务的离休干部购买每人每月150元的服务。陈金金说,不管再累,我们一定会坚持入户宣传,让更多老人享受到免费的服务,感受到党和政府的温暖和关爱。
 
    爷爷奶奶“走了”,很心塞
 
    贵州都市报96811公众服务平台与云岩区开展的居家养老服务工作,内容涉及钟点工家政服务、陪护服务、个人清洁护理(在家为老人洗澡)、家电维修、水电维修、洁具维修、防水堵漏、纱窗安装、雨棚安装维修、开锁换锁、家电清洗、送医陪诊、代购代送等。
 
    这是云岩区委区政府为60岁以上三无老人、失能半失能老人、孤寡老人、失独老人、军烈属、残疾人家庭做的实事,服务对象由社区层层审核推荐,区民政局还为老人们购买了老人机,长按*键,手机直接拨通96811平台,平台马上可以跳出老人家的姓名、年龄、家庭住址,是否预约过家政服务,每月政府买单额度还剩多少。所有服务的需求处理由贵州都市报96811平台负责受理,服务质量由贵州都市报与民政部门共同监督,确保每一位老人的需求保质保量、高品质地完成。
 
    “一键拨打96811养老服务送上门”被评为2015年贵阳市社会治理十佳案例。
 
    现在,陈金金和罗莉最怕听到的,是“离别”二字。
 
    陈金金说,爷爷奶奶们的年纪都大了,上门入户的时候会经常听说有爷爷或者奶奶去世的消息,心里就会特别难过。
 
    陈金金说,2年多来,已经有50多名爷爷奶奶先后离开了,“作为晚辈,我只能说一声,爷爷,奶奶,你们一路走好,孙女会想你们的。”
 
    每每在难过的时候,陈金金就会想起王墨彩老人家的那条叫“欢欢”的泰迪狗。每次去,“欢欢”都会调皮地跑到陈金金的怀里来,一直粘着不让走,感觉很亲切。尤其那身金毛,摸起来很舒服。
 
    陈金金说,过完国庆,就去看“欢欢”。

 

贵州文化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贵州文化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果侵犯贵处版权,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本站出处写“贵州文化网”的所有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等)均受版权保护,转载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到:
更多精彩内容首页 > 要闻聚焦 > 贵州新闻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Copyright 2011-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2003314号-2 主办:贵州中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