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出版 > 好书推荐  
新书速递 │《中国方志中语言资料集成》(全42册)
贵州文化网-文化媒体-贵州门户 发表于:2021-11-20 16:47:21 来源:贵州文化网 作者:李蓝 点击: 评论:0

 

新书速递 │《中国方志中语言资料集成》(全42册)

 

方志查询万余种 原文影印逾八千

索引编制十五万 观分布,探演变

华夏语文六百载 尽在此书全呈现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浩如烟海的汉语文献是人类文明的宝库。各种地方志是汉语传世文献的重要组成部分。


地方志记述一个地区的综合状况,举凡该地的天文、地理、政治、经济、人物、历史沿革、风土人情等,都有详尽描写。从古到今,地方志都是中国区域文化的百科全书,是研究中华文明最重要的第一手资料,历来备受关注。


明清至民国时期的地方志是中国地方志的主体,尤其是清代的地方志。依据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主编的《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中华书局1985年版)的统计,1949年之前的地方志有8264种,其中,宋代28种、元代7种、明代2193种、清代5865种、民国171种。收录的范围包括通志、府志、州志、厅志、县志、乡土志、里镇志、卫志、所志、关志、岛屿志等,也收录了具有地方志性质的志料、采访册、调查记等。另据金恩辉、胡述兆主编的《中国地方志总目提要》(上、中、下,台北•汉美图书有限公司印行,1996年版),1949年前编纂的地方志有8577种,比《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多出313种。这两个目录是阅读、研究中国地方志最基本的工具书。


中国著名社会经济史研究专家陶希圣先生在《搜读地方志的提议》中提议学者“下工夫从地方志里搜求经济的社会材料”,指出方志是研究一地历史最方便的书。瞿兑之在《读方志琐记》中建议分类摘抄方志,并罗列出方志中的珍贵资料。


汉语是世界最古老的语言之一,拥有自甲骨文以来三千多年连续不断的文献记载。从《诗经》等典籍来看,汉语自古就有方言差别。中国历来有重视方言记录的传统,早在春秋时期就有采风习俗,西汉时扬雄写出了全世界第一部方言词汇专著《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中国历代典籍中也记载了一些语言数据。而保存语言数据最为丰富的,是中国历朝历代积累下来的地方志。由于地方志先天的时代属性和地域属性,保存在其中的语言数据就成了研究语言共时分布和历史演变的重要材料。但地方志数量巨大,卷帙浩繁,分散保存在不同地方,在其中寻找语言材料,其难度与工作方式恰如沙中淘金。

新书速递 │《中国方志中语言资料集成》(全42册)

 


地方志中语言数据的重要性向为学界重视。民国时期著名学者夏廷棫先生曾逐册翻检历史语言研究所的馆藏方志,在68种地方志中发现了语言数据。1960-1980年代,日本著名学者波多野太郞在306种地方志中查到汉语方言数据,影印成册后逐册编写索引,最后编成《中国方志所录方言汇编》(九个分册)。显而易见,这是研究汉语的重要资料。因此,这套书甫一出版,学术界即好评如潮。《方言》杂志1980年第三期全文刊登了《中国方志所录方言汇编》第一至第九册目录。这充分证明了这项成果的学术影响力。


但毋庸讳言,这部书的不足也是很明显的。


第一,日本保存的地方志有限,波多野太郎教授个人的能力也有限,因此,他仅辑录了一部分地方志,未辑录的地方志数据还很多。


因专业原因,笔者在山东大学读书时就开始关注地方志中的语言数据,翻阅过大量的贵州地方志,曾在20多种志书中抄录到语言数据。但《中国方志所录方言汇编》仅辑录了《遵义府志》一种,显然遗漏太多。


第二,《中国方志所录方言汇编》按辑录时间的先后来编排各册的顺序,在一篇中排列省的顺序,因而在篇与篇、篇内的省与省之间没有明确的逻辑顺序,使用起来颇为不便。


第三,《中国方志所录方言汇编》只编了分册索引,没有编写总索引。分册索引和总索引的用途并不完全相同。只有做了总索引,才方便读者穷尽查找某一个词语的全部用例,否则只能一册一册分别查找。


第四,只辑录汉语数据,未辑录少数民族语言数据。

新书速递 │《中国方志中语言资料集成》(全42册)

 


有鉴于波多野太郎教授辑录的语言数据遗漏较多,1990年代,著名语言学家李荣先生组建学术团队,申报了中国社科院重大项目,拟以语言研究所原来整理的地方志为基础,扩大辑录范围,校勘原文,分类整理,建成语料数据库以飨学界。由于李荣先生2002年因病去世,加之人事变迁,这个项目后来没有延续下去。


2015年我们申请了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方志中方言材料的辑录、整理与数字化工程”(15ZDB108),组建了项目团队,计划穷尽查阅中国现存的地方志文献,辑录和整理地方志中的汉语方言资料。


中国地方志文献极其繁富,要在上万种地方志里查找到可用数据,首先要选择合适的地方志文献目录,确定文献查找范围。经过比较,我们决定采用金恩辉、胡述兆主编的《中国地方志总目提要》。这个《提要》收录了8577种方志书目,不仅对每部方志做了详细题录,还记录有馆藏,并按省级行政区划进行编排。所以,我们就以这8577种见于著录的地方志为检索入口,开始数据查找工作。


中国地方志馆藏量最大的是国家图书馆。2012年,国家图书馆就开始将馆藏民国前的地方志扫描成图片文文件,发布在国图网站“数字方志”平台( http://mylib.nlc.cn/ web/guest/home)上,对注册用户免费开放,24小时提供原文浏览和图片下载。截止到2017年1月,国图“数字方志”上线的地方志为6475种。


但国图数字方志仍不能满足我们项目的要求。课题组成员于是分赴全国各地,查阅了24个省市级图书馆中的地方志,进行纸质方志文献原文的查找、阅读、扫描等数据撷取工作。2018年,我们又在武汉大学图书馆查阅了鼎秀全文数据库中收藏的1393种地方志。


前后历时三年,课题组共查阅了11780种地方志,在742部地方志中查找到8376个页面的语言数据。


课题设计时的数据辑录目标是汉语方言材料。但在地方志阅读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众多的少数民族语言数据。于是我们决定扩大辑录范围,把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数据也纳入辑录范围。在查阅澳门地方志时,我们发现《澳门纪略》(光绪)这部志记录了葡萄牙语。

新书速递 │《中国方志中语言资料集成》(全42册)

 


我们对辑录到的语言数据归类处理,大致有以下几种情况。


一、绝大多数语言数据都有可编制索引的词语。


二、一些地方志只有语言特点或语言分布地域的简单说明,没有可索引词语。


三、民国时期新编的地方志中,有一些地方志使用了新的编写方法,出现了音系表以及同音字表等,这类材料没有做索引的必要。


我们认为,无论是语言特点说明还是语音描写分析,都是重要的历史信息,都值得保存,但这类语言材料宜单独编辑成册,不能和有索引的材料混杂在一起。


四、西南地区、东北地区、西北地区历来是汉民族与少数民族的混居区,语言相互影响的情况很普遍,所以,即使是明清及民国时期编写地方志的汉族官员也尊重这一实际情况,不但为当地汉语方言立志,也为当地的各种少数民族语言立志。这种态度从今天的眼光看也是进步的。我们今天辑录语言材料应该继承这个优良传统,把汉语方言数据和少数民族语言数据都纳入辑录、整理的范围。


五、澳门的地方志中收录了葡萄牙语,不足以单立为一类,归入少数民族语言。

新书速递 │《中国方志中语言资料集成》(全42册)

 


在批评《中国方志所录方言汇编》时我们指出,没有做总索引是其不足之一。因为如果没有总索引,研究者在考察某一个词语在全国各地的分布和用法时,势必要把各个分册逐一检查一遍,这是很花费时间的。只有编了总索引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基于上述情况,我们把这套书命名为《中国方志中语言资料集成》,说明这部书的多语言多文字性质,不限于汉语和汉字,也包括无索引的语言文字数据。


加上索引首字目录和总索引,本《集成》共编成42册。其中,第1至29册是汉语方言资料,第30至37册是民族语数据,第38册是无索引的语音、音系、民族文字及谣谚等数据,第39册是全书总索引首字目录,第40至41册是汉语方言数据总索引,第42册为民族语数据总索引。


和同类著述比较,这部《集成》有以下优点。


一、数据收罗宏富,远远超越了前辈学者的著作。


二、不仅辑录了汉语方言数据,也辑录了少数民族语言数据。因此,这个资料不仅服务于研究汉语方言的学者,也可服务于研究民族语的学者。


三、不仅编制了分册索引,还编制了总索引,这为研究者提供了便利。


四、不仅辑录了有词语的材料,也辑录了只列音切、只有同音字表、只有方言特点及语言分布说明等语言数据。


这些数据,从地域分布看,覆盖了全中国。从时间跨度看,历经明、清、民国三个时期,前后历时581年。依据这些数据,不同领域的语言学家可在汉语共时分布、汉语历时演变、汉语词汇史、方言语音史、语言接触、语言关系等方面展开研究。

新书速递 │《中国方志中语言资料集成》(全42册)

 


综上,这套大型的语言数据集成不仅是语言研究者案头必备的重要资料,还可成为海内外各级图书馆必备的重要书目。


这套书即将正式出版,面对读者,面对社会。对此,我们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喜的是多年的辛苦终于有了一个结果,这个成果的学术性和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对此,我们有足够的自信。


惧的是我们是团队协作,多人参加,包括我在内都是新手,编写这样一部内容复杂、体量巨大的学术著作难度很大,肯定存在一些不足之处。尤其是在数据辑录的完备性方面。中国的地方志实在是太多了,肯定还有相当数量的地方志我们没有查阅到,遗漏一些语言数据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只能期待以后有机会弥补这个缺憾。


感谢项目组所有成员,期待读者批评指正。

李蓝谨识于南方科技大学寓所

(节选自《中国方志中语言资料集成(全42册)》,李蓝 主编。原文为繁体字,此处为便于阅读转化为简体字。)

书籍简介

新书速递 │《中国方志中语言资料集成》(全42册)

 

中国方志中语言资料集成

(全42册)

 

主编:李蓝

时间:2021年9月

装帧:精装

定价:15000.00元

ISBN : 978-7-5201-7945-4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内容简介

 

《中国方志中语言资料集成》(以下简称《集成》)总计查阅了11780种地方志,在742部志书中查找到8376张语言资料,资料影印后对其分类处理,编制索引,根据地方志所在区域,按中国2016年省级行政区划汇编成册。《集成》第1-29册为汉语方言资料,第30-37册为民族语言资料,第38册为无索引的语音特点、音系及民族文字等语言文字资料,第39册为全书总索引首字目录,第40-41册为全书汉语方言资料索引,第42册为全书民族语资料索引。

 

《集成》在语言资料的丰富性、完整性两个方面全面超越了前辈学者的同类著述,完整辑录了明代至民国近六百年间保存在中国志书中的所有语言文字资料。不仅辑录了汉语言文字资料,也辑录了民族语言文字资料;不及辑录了有词语、可索引的资料,也辑录了只列语音特点、同音字表等不可索引的语言资料。原书图片影印全保真,避免了重新排版录入可能发生的错误;编制了总索引,为使用者提供了更大便利。

 

《集成》体大思精,体例完善,是研究明代至民国这六百年间中国语言文字共时分布和历时演变的重要资料。这套书不仅会成为语言研究者的案头必备资料,也将成为海内外图书馆的必备藏书。

 

编者简介

 

李蓝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曾任全国汉语方言学会秘书长、副会长,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社科界),现为南方科技大学讲席教授,南方科技大学树礼书院院长,南方科技大学语音实验室主任。李蓝是国内知名语言学家,在汉语方言、汉语音韵、方言语法、方言分区等领域有重要学术创见,还设计了国际音标输入法,开发了音标转换软件和方言处理软件。

 

书籍目录

第一册 北京 天津

第二册 河北卷一

第三册 河北卷二

第四册 河北卷三

第五册 河北卷四

第六册 河北卷五

第七册 山西 内蒙古

第八册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第九册 上海

第十册 江苏卷一

第十一册 江苏卷二

第十二册 浙江卷一

第十三册 浙江卷二

第十四册 浙江卷三

第十五册 安徽 福建

第十六册 江西

第十七册 山东卷一

第十八册 山东卷二

第十九册 河南

第二十册 湖北

第二十一册 湖南

第二十二册 广东卷一

第二十三册 广东卷二

第二十四册 广东卷三 广西

第二十五册 重庆

第二十六册 四川

第二十七册 贵州 云南

第二十八册 陕西

第二十九册 甘肃 宁夏 新疆

第三十册 民族语卷一 (内蒙古辽吉黑)

第三十一册 民族语卷二(湘粤桂琼川)

第三十二册 民族语卷三 (贵州上)

第三十三册 民族语卷四 (贵州下)

第三十四册 民族语卷五(云南上)

第三十五册 民族语卷六(云南中)

第三十六册 民族语卷七(云南下)

第三十七册 民族语卷八(藏新澳台)

第三十八册 语音、音系、谣谚及语言文字

第三十九册 全书总索引首字笔画目录

第四十册 总索引卷一(汉语上)

第四十一册 总索引卷二(汉语下)

第四十二册 总索引卷三(民族语)

责编:李茹
贵州文化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贵州文化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果侵犯贵处版权,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本站出处写“贵州文化网”的所有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等)均受版权保护,转载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到:
更多精彩内容首页 > 新闻出版 > 好书推荐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人员查验 | 留言反馈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贵州文化网版权所有

主办:贵州文化网融媒体中心 运营单位:贵州中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207656212@qq.com 联系电话:15086320111

黔ICP备12003314号-2 备案标识贵公网安备5205020200131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黔)字第0016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16889